四又请你吃鸡翅

嘿嘿

电露泡影:

局部预览

原图by: @四又请你吃鸡翅 


关于《雪娃娃》还有一些创作初衷想与大家分享。


最开始是想写一篇关于苏凯文的霆峰文,决定凯希(苏凯文×姜希宇)这对并没经过太久挣扎。这两个角色对我都算比较新,看得文也比较少,驾驭起来受到的限制相对也少。


姜希宇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,这个特别在于他患有自闭症。自闭症一般分先天和后天,我们较为熟知的是后天,比如原剧中的希宇就是后天形成的病症,也称“孤独症”,这种病以男性多见,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言语发育障碍、人际交往障碍、兴趣狭窄和行为方式刻板,约有3/4的患者伴有明显的精神发育迟滞,部分患儿在一般性智力落后的背景下某方面具有较好的能力。希宇就是在此基础上开始创作。


原剧我看过一次,还是在很多年前,但至今印象深刻,峰峰所饰演的姜希宇实在太可爱,极其招人疼,简直就是个糯米丸子(哈哈哈)。因为对原剧希宇的高度喜爱,我在写作时几乎照搬了他的性格特征,当然故事是全新的故事。


另外,就是加入我对这个角色的个人理解。


我在十八岁之前格外钟爱年纪稍长的女演员,那段时期看了很多老掉牙的剧。其中有名女演员给我留下蛮深的印象。她叫王姬。除了她演技好,个人经历传奇也是吸引我的一点。她第一次谈起她的小儿子是在“艺术人生”吧?


她有一儿一女,一家四口很早便移民美国,家庭生活算得上和睦安康。她在多个访谈节目谈过自己的小儿子,情绪上还算平静,偶尔激动也在可控范围内。印象深刻的激动有两次,一次是“鲁豫有约”,她参加节目前两天儿子走失了,全家鸡飞狗跳。她的小儿子患有自闭症,而且是先天从娘胎里带来的。她每次都说,她的成名作《北京人在纽约》为她带来了事业巅峰,也带来了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。那会儿工作太累,AB组轮着拍戏,以至于休息时间少,最累的时候可以三天不睡。因为过于操劳,导致胎儿出生后智力不足,二十多岁了仍处于孩童智商。另一次是闹的很大的新闻,王姬由于工作忙,照顾儿子的重任基本压在她母亲肩上,忘记是国内哪家航空,给出的理由是她儿子声音太大(其实是受到了惊吓),勒令其在飞机起飞前离开机舱,当时是王姬的母亲带着王姬的小儿子坐飞机,遇到这种事也比较慌乱。他们在飞机起飞前离开了,或者说被赶走了。王姬知道后非常愤怒,我猜,更多的是难受,公开向这家航空公司讨要说法。


王姬曾经说过,有一次她与圈内的某位老艺术家在活动上遇见,得知那位老艺术家的孩子(那位老艺术家也有一个智力不足的孩子)不久前离开人世。当时王姬说了一句话:“其实你很幸运,至少你看到了他的结果,我希望在我闭眼之前能看到我儿子的一生,这样我才能放心离开。”那句话大概是这么说的,我不记得具体的每一个字,但记得那个感觉。所以在《雪娃娃》里有一段母子之间感情爆发的情节,就是希宇很晚回家,饱受惊吓的姜妈妈打了他一顿,还有对女儿(希颖)说希望走在儿子之后,希颖表示愿意承担对弟弟的抚养等等。这些情节是从王姬的某些言谈中得到的启示。


现实有很多无奈,但也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生。之所以叫“雪娃娃”,文中提过多次,是从姜希宇的角度出发,他总觉得自己是那雪地里的雪娃娃,当太阳光出来,身体就会被阳光洞穿,化为一滩泥水,所有的幸福都不持久,他们迟早会离他而去。当然,故事的结尾,姜希宇不再怕某天醒来,自己像那雪娃娃般融化,所有的幸福也不再短暂,因为他有了苏凯文,不仅有光有温暖有爱,还结伴同行。


苏凯文不是救世主,他很温柔,很爱希宇,但同时也是一个凡人,会考虑诸多不敢贸然标记希宇,会在和希宇交流困难时耍点小脾气,会在母亲反对他们时不知所措……我找不到比苏凯文更适合姜希宇的CP,可爱而单纯的希宇就该有一个温柔的保护者,拥有俗世那点平凡的小确信。


所以我猜,你们会满意我安排的结局。





《冰与火》预热

终于又有空画画啦

阿阙真的太可爱了啊啊啊!各种逗趣的小眼神(¯﹃¯)和男主配一脸啊啊啊,姐姐也特别可爱!

启深 《鹫岭檐》 上

太太求更😭😭😭

焕三儿:


*张启山X陈深


*人设有轻微改动


*不甜


By.焕三儿


 


《鹫岭檐》 壹


 


1949年4月 某日 天初亮


 


张启山站在路口,满身整齐的西装,头上戴着前些天刚买的黑帽子,脚上一双皮鞋擦得油光程亮。


 


“佛爷,听这头的人说,国军逃了台湾,那些个共党通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。”张副官捂着嘴,低声在张启山耳边说道。


 


张启山不语,眉头也不皱,只是抬了抬眼睛,那张双颊深凹略显疲惫的脸暴露在稀薄的晨光下,有些惨白。


 


张副官自知张启山心中疑虑,便不再烦他,走向一旁,问那向他报信的人:“你这消息准确吗?”


 


那人点头哈腰地把帽子取下来按在胸口,也不敢笑:“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嘞,活人自然不往这条道上走,这条道走的都是死人,早些年的时候,每晚都见着一卡车一卡车的死人不知道送去哪儿埋哩。”


 


说罢他压低了声儿,往远处站得笔直的张启山瞥了一眼:“那位大爷要找的人呐,我看八成是走这条道。”


 


接着,他又比划道:“哎呦您是不知道啊,那卡车车栓子一拧开,死人就跟流水一样扑下来,断腿儿的断手的,腥臭得不得了!车轱辘里都是血渣子!”


 


那人海阔天空危言耸听说个不停,张副官不禁腹诽:这些地痞,为了钱什么事都做的出来,每天就在那些尸堆里翻捡死人身上的财物,用来买大烟,逛青楼。


 


张副官咧嘴笑了笑:“一会儿我们不和你抢东西,你不必说这些来恶心我们。”


 


那人打了个哈哈,直说没那意思,伸手擦脸上的汗。


 


春寒料峭,张副官将外套扣上,走过去问张启山:“佛爷,这天变化得快,我们去亭子里坐着等吧。”


 


张启山抬起手示意他别说话,淡声道:“来了。”


 


张副官闻言抬头,见大路尽头飞起了泥沙,隆隆的声音渐渐传了过来。


 


车来了。


 


车开得极慢,十分笨重,似乎载满了东西,在满是黄石泥沙的路上颠簸许久才到了跟前。张副官这才看清,这卡车锈迹斑斑,焊接的缝隙里都是干涸的血块。


 


一股腥臭的味道卷着黄沙扑面而来,张副官从衣服里掏出块方巾,捂在自己口鼻上,转眼一看张启山一动不动地盯着车,又把方巾递到了张启山眼前,张启山推开他的手,此时车已经停在了路边,张启山几步并作一步走上去,直接绕到卡车后面,准备伸手打开门栓。


 


刚才那人急忙跑过来拦下张启山:“哎哟大爷千万不可啊!”


 


“怎么?”张启山很不耐烦地扔开那人的手,问道。


 


那人哆哆嗦嗦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,双手握住抵在鼻头,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念着什么,很是认真。


 


张副官这时也走了过来,看见那人动作后了然,转头对张启山说道:“佛爷,都是他们自己心不安,装神弄鬼图个心里安宁。”


 


张启山眉头皱得更紧。没了动作。


 


这人让他想起了齐铁嘴,来之前张启山一个人去找齐铁嘴算了一卦。


 


谁知齐铁嘴满嘴跑火车,拉着他喝酒吃花生。


 


直到最后才问了一句。


 


“你想算什么?”


 


张启山也不知道自己想算什么,愣是沉默了很久才开口。


 


“他还在不在这世上。”张启山这话说得没底气,连手掌都给攥了个紧。


 


齐铁嘴猛灌了口酒,起身理了理衣服。


 


“佛爷,老八奉劝你一句......”


 


张启山没让他说完,立马摆了摆手,让他走。


 


齐铁嘴叹了口气,心道这里是我家,让我走?不过转头想看来张启山是真急了,连脑袋都不灵光了。


 


齐铁嘴摇着扇子进了屋,关门的时候喊了一句:“他命本不该绝,但你二人缘分已尽,这天下要大变,是生是死,你去了便知。”


 


说罢咣当一声,关上了门。


 


张启山心中惘然,浑浑噩噩回了住处,吩咐张副官即刻启程。


 


思绪万千,张启山骤然回过神来,开卡车的司机已经爬上了轮胎,撇过头来喊:“邱二麻子!带这两位大爷退远点!脏得很!”


 


邱二麻子就是那人的绰号,他早就捂着鼻子退去多远,这才想起来张启山二人,跑过来拉着他二人往后退:“大爷大爷,往后退往后退,别和死人撞个狗吃屎!”


 


张启山踉跄了一下,副官知道他心不在焉,稳住他的手肘。“佛爷,八爷说过,是生是死还未成定数。”


 


话虽如此,但张启山却明白,陈深的身份,多半是九死一生。


 


门栓被打开,腐臭的味道铺天盖地地袭来,呛得人眼睛都睁不开,张启山见惯了这场面,一下便跃上了车。


 


车里全是尸体,有些已经腐烂发臭,七窍生蛆。


 


邱二麻子还没咳嗽完,只见张启山和副官已经钻进了车里,深怕东西被人抢了去,大喊大叫着爬上了车。那卡车司机也紧跟着上来,瞥了张启山两眼。


 


就算呛得受不了,邱二麻子和那卡车司机也没停下手里的动作,十分熟练地在那些尸体身上翻捡值钱的玩意儿。


 


张启山则是搬开一具又一具尸体,希望看见却又不想看见那人的尸首。


 


约摸找了十来分钟,邱二麻子和卡车司机早就下了车,只剩张启山和副官仍在尸堆中翻找。


 


“大爷!您俩不呛得慌啊!”邱二麻子在车外喊道。


 


“这两个人什么来头,也不捡钱,找死人?”那卡车司机咧嘴道,刚从一个男死尸身上顺下来的手表在衣服上胡乱擦了擦。


 


邱二麻子抹了两把鼻子,在那司机耳边道:“找共党!”


 


卡车司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:“共党?那不就是找死人了嘛!”


 


“老蒋撤走,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,抓住共党就杀,那还能给你留个活口!东郊死的人,遍地都是。”那卡车司机愤然道,末了啐了口唾沫。


 


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,张启山和副官从车上跳了下来。


 


张启山的帽子不知丢在了哪儿,一丝不苟的头发也散了下来,满眼的木然。他身上全是腐臭的血液和尸体上的脓水,却浑然不自知。


 


没有,这车上没有陈深。


 


“怎么?大爷,找到了吗?”邱二麻子满脸堆笑地走过来问。


 


副官擦了擦手,一把揪住邱二麻子的衣领:“你确定这都是东郊运过来的尸体?”


 


邱二麻子立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:“是啊是啊!”


 


这时,张启山看见,路的尽头,又一辆卡车慢慢开了过来。


 


张启山没等车停稳,便冲上前去拉开门栓,司机下车破口大骂,被张副官拦在一旁,他塞了几个银元进那司机怀里:“多担待。”


 


那司机咕哝了几声,他和邱二麻子认得,拉过邱二麻子便骂,问到底怎么回事。


 


邱二麻子也骂了几声,摇头晃脑地说他们不捡东西,只找人,说完就爬进了车厢。


 


张启山翻开一具又一具尸体,抹开那些死尸脸上的血液,努力辨认。


 


他不知道看了多少张僵硬冰凉的脸,仍是找不到那张熟悉的脸庞。他看着满车的尸体,突然心口发麻。


 


“哇!这男人还揣把剪子在身上!”邱二麻子大惊小怪地喊道,车外的张副官立马跳上了车,看见张启山冲到邱二麻子身旁,从他手上抱过那具尸体。


 


邱二麻子被张启山撞得一个不稳摔在尸堆上,却也不敢骂,麻溜地爬了起来。


 


张副官跑过去将剪子捡了起来,用袖口擦开血污,然后抬眼看张启山:“佛爷...是陈先生的剪子。”


 


张启山盯着张副官手中的剪子,缓慢而机械地转过头去看自己怀中的尸体。


 


这具男尸脸上全是干涸的血,一直延伸进鬓发里,甚至耳朵眼里都是血块。尸体肩胛处有两处弹孔,腰腹有三处,致命伤在心脏,打得有些偏,可以确认是失血过多而死。


 


是陈深。


 


他身上还穿着张启山送给他的驼色西装,已经辨不清原来的模样。


 


张启山将他抱起,双手发抖却紧紧搂着,不敢松开。


 


陈深瘦了,让他轻易抱起。张启山觉得胸膛里像是有一把刀,来回翻搅,鲜血淋漓。


 


他一路把陈深抱到了亭子里,将陈深放在长椅上,头枕在自己腿上。


 


张启山脸上没有表情,只是抬手去抹陈深脸上的血,却怎么抹也抹不开。张副官见状,将腰间携带的水壶拿了出来,浸湿了方巾,递给张启山。


 


张启山接过方巾,仔细且小心地擦拭,张副官看见张启山的手不住颤抖,心中默默叹气。


 


他擦得很慢,睫毛眉毛鬓角无不细心。


 


许久,陈深的脸终于被擦净,他脸上还有旧疤,横在右脸颊处。


 


就在这一刻,张启山相信了。


 


相信怀中的尸体便是陈深,相信陈深已经再也回不来。


 


像是陷入泥沼里,不断地,不断地,不断地淹没进黑暗里。


 


“佛爷。”张副官轻声喊道,将手中的剪子递到了他手中。


 


这把剪子是张启山从二月红哪里顺来的,请了长沙城最好的工匠加工雕花,小小的一把剪子,布满繁复花纹,然后用盒子包好,送到了陈深手里。


 


陈深当时还调侃他,说剪子整得这么洋气,谁敢用它剪头发。


 


张启山不以为然,当晚拉着陈深给自己剪了头发,完了还说这把剪子只能用来给他张大佛爷剪头发,只能用来戳大佛爷的脖子。


 


陈深将这把剪子收的很好,从长沙到上海,一直没掉。


 


张启山眼神暗了下去,双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,看着剪子落下了泪。


 


他闻见尸臭味下淡淡的青草香,他翻开陈深的外套,果然在内兜里找到一包已经被血染了个透的烟盒。是陈深最爱抽的樱花牌日本烟。张启山以前很嫌这种太淡青草味太重的烟,他喜欢抽辣口的烟,熏得睁不开眼的那种。


 


而这包烟里,却夹着一根张启山抽的那种,锡纸包的、味道很浓的烟。


 


他猛然想起,陈深对他说过:“你说我怎么就抽不来你抽这种烟呢,抽起来就像掐自己脖子一样。”


 


张启山将烟重新放回了陈深的内兜里,帮陈深整理衣裳。


 


“他死了。”他说。


 


张副官愣了愣神,说道:“佛爷。”


 


“回去罢。”他用指节沾去眼角泪痕,沉声道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待续。


 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


 


*陈·山山送的剪子我要收好山山抽的烟我也要会抽·深


 


 


*张·寡妇·启山


 


 


 


 

🌚把活色那张比心换了下造型

寻龙诀里的中二妹子YOKO~

……污不动 (˘̩̩̩ε˘̩ƪ)